Archive for the ‘Messeffect’ Category

65daysofstatic ‘Crash Tactics’ remix competition

Friday, April 30th, 2010

65daysofstatic沒有來台感到很遺憾嗎??

沒關係!!現在有 ‘Crash Tactics’單曲混音競賽讓大家大顯身手!!

優勝者的獎項超誘人..自己看看吧..

- signed copy of ‘We Were Exploding Anyway’ on CD and LP
- 65daysofstatic t-shirt
- exclusive ‘We Were Exploding Anyway’ test pressing of the LP (only 5 in existence)
- guestlist entry to a 65daysofstatic show(不曉得有沒有包含機票就是)
- SoundCloud Pro Plus account (worth €500)

鄉親啊!!下一個台灣之光可能就是妳/你!!

詳細競賽辦法請至這邊

單曲分軌素材請至這邊下載

別忘了,5/31就截止了,動作可要快喔。

Vinyl workout

Wednesday, April 28th, 2010

Vinyl Workout from Theo Watson on Vimeo.

拜互動科技的高度發展,現在我們可以打碟兼健身,身體力行播放音樂…就算是用腳來作Baby Scratch應該也不成問題。任何一個小小的想法都可能成為真實,需要的只是付諸實現去執行..而且任何人都可能做的到。

always think BIG

午夜之星,牛奶箱與我的青春記事

Friday, April 23rd, 2010

每次聽Midnight Star總會讓我想到高中時和老趙/劉子育(也就是後來的Rhyme Animal)一起在走廊上交換CD聽的青澀回憶…(當然,更少不了每天上演的ㄊㄨㄚˋ賭橋段..)

肢體極度不協調的我還曾經因為喜歡hip hop而加入了熱舞社,到最後卻連排腿都練不成。再過不久我們開始跑Soul Juice…到後來的Da Project以及Urban soul..音樂總是我們年輕單純的心之所在。我們都慢慢長大..在各自小小的領域闖蕩..一路上認識了很多很棒的朋友…

像是Milk Crates ProductionDasu a.k.a GhettoChild,就是一位我一直以來都十分敬佩的本地Beat maker前輩,他全心全意的將自己奉獻給hip hop文化與音樂創作,這份對音樂的熱情總是在我心灰意冷之時的最大支持。

MILK CRATES PRESENTS- DASU AKA GHETTOCHILD UNDER DOG MIXTAPE( INTRO ONLY)

而現在,似乎是我們可以一起做點甚麼的時候了。Let us stick together,and Rock It!!

同時,留意一下Milk Crates Production的FB粉絲團吧,你不會想錯過的。

DeMarcoLab mixtape:”Vice Drive” mixed by Messeffect

Friday, April 16th, 2010

台北臥室DJ“混亂效應”(Messeffect)配合DeMarcoLab新一季主題”NSEMKR”所炮製的品牌專屬連續混音帶”Vice Drive”正式上線,可至DeMarcoLab官網的Downloads(相關下載)區免費下載320kbps mp3或線上串流收聽。

Taipei based bedroom DJ,Messeffect just released his brand new mixtape “Vice Drive”.
this mixtape is a custom-built for DeMarcoLab’s 1st collection”NSEMKR”(Noise-maker),now available in 320kbps mp3 format for free download or stream play online.

DeMarcoLab mixtape:”Vice Drive” by Messeffect by Messeffect

雜談八零

Tuesday, March 23rd, 2010



「這些造型從過去到現在,是由無名的人,生死輪迴轉生的無數人,全體人的手,全體人的心而產生的」
(杉浦康平,1998)

所謂的現代性向來是持續變動的,對於時空的觀念也隨著科技的突破發現而有了新的學說與測計發現。

(例如愛因斯坦證明了時間可以壓縮也可以延伸,時間不再是牛頓以降直線軸概念)然而,變與不變之間似乎存在著一種矛盾卻又相生的皈依關係;這是所有創作者與消費者終生都必須去面對,玩味的課題。(在此,我並不打算討論個人語意認知的部份)

知古鑑今。同樣的改變與不變一樣持續在發生,讓我們回想一下八零年代復古熱潮的起源吧?它從何而來?又該何去何從?我在青春期是個死忠的Techno樂迷,咀嚼著如同外星文字的MCB以及派斯雜誌,以及諸多國內代理CD側標中慢慢勾勒出心中的音樂版圖與世界觀。

英籍Techno藝人Luke Slater在97年發行的<< Freek funk >>中一曲”Are you there?”重現了80年代的electro美學,更讓九零年代的年輕樂迷朋友實際體會到Roland TR-909/808系列的機械化數學結構編曲,閃爍著金屬色澤的鼓機打擊樂色溫,與合成器相結的天衣無縫的“未來之聲”。

我想,這是我對八零年代音樂復辟的第一個模糊印象。

高度理性的音樂類型,當然少不了邏輯嚴謹的唱片封面設計,<< Freek funk >>的封面十分簡潔:頂著大光頭,蒼白結實的Luke Slater身著鼠灰色工作服,手提著一臺箱形器械(並露出XLR麥克風接頭一只);而標題採用的Helvetica字型,更暗示出高度標準化/機械精準/跨文化性的內在語意。

打從1977年四個來自德國度賽爾道夫(Dusseldolf)的怪傢伙把自己打扮成機器人,複製人,用電腦鍵盤敲打出機械的節奏之後….<< Trans Europe Express >>….人類機械化的形象塑造以及歌頌科技文明的取向就不曾停歇過。

過去Styx如此(同時更融合了一些東方浮面視覺要素),黑人樂界如RZA亦曾如此(個人認為是師承Africka Bambaataa),當代舞曲寵兒Daft Punk則可說將此一美學發揮到了前所未有的極致境界。

差點忘了,在八零年代新浪潮之中還有很重要的一個小分支:新浪漫派(New Romantic),承襲了七零年代華麗搖滾的妖嬌妝扮與音樂取向,在商業市場上也就只出現過一個Duran Duran,以及雨後春筍急速出現的濃妝流行樂手。就在新浪漫派在九零年代零星的復辟不成功,逐漸被樂迷所遺忘之時…十年前出現了這麼一個人物:Fischerspooner

(待續)